年愈七旬的陸道政先生是復旦大學美國佛羅里達校友會會長。今年9月回國探親時因結腸內動脈大出血,兩次被送往華東醫院急診室救治。在醫護人員的全力和精心診治下,現已出院,恢復良好。
  本周二下午,復旦大學原副校長方林虎、復旦大學校友會副秘書長邵仁厚等一行專程前往陸道政先生在滬的家中看望,送上了來自母校和校友會的親切問候。交談中,陸先生憶及自己的兩次搶救經歷,並隨即向華東醫院俞卓偉院長髮去了一封感謝信,言辭真切感人。
  記者於第一時間在俞院長辦公室看到了陸先生的感謝信,徵得同意後放在本報刊發,以饗更多讀者。
  俞卓偉院長在接受採訪時說:“一位旅居幾十年的海外校友,對上海醫生的醫術、醫德如此贊許,我自己也深受感動。其實對於任何患者,絕大部分醫護人員都是恪盡職守的,只要有一分希望,就會盡心儘力,甚至夜以繼日。救死扶傷乃醫者本分。最近一段時間里發生的醫患矛盾事件,令人感慨良多。我相信,我們的同道會做得更好。我同樣期望,我們的努力能夠得到大家的理解、認可和支持。唯有醫患和諧,才能保障更多人安康。”
  首席記者 施捷
  感謝信
  敬愛的俞卓偉院長:
  您好!
  我是貴院的病人陸道政。因結腸內動脈大出血,曾經在貴院的急診室兩次,從死亡邊緣被貴院醫生搶救回來後轉入普外科病房,經過兩天的檢查和診斷,由外科醫生為我做了手術後,又在ICU護理13天后,出院回家休養,現在恢復得很好,特在此表示深深的感謝。
  貴院的急診室搶救了我的生命:第一次,9月6日晚上10點多普外的洪麗霞醫生給我做了肛指檢查,有效地給我開了弔針止了血,8日早上在我要求下出院。但是9月10日凌晨在家又便血,再次由救護車送我到貴院急診室,到達時是早上5點鐘,醫生開好藥準備弔針,在弔針前上洗手間時暈倒,無知覺下大量便血。幾個護士跪在地上為我做體外心臟按摩(可惜不知道她們的名字,她們是9月10日5點半左右在急診間值班的)。
  特別要感謝的是普外科的醫護人員對我的救命之恩。首先要感謝李蔚萍主任醫師,是她負責我的診斷和手術事項。9月11日她請來袁祖榮和宋曉華兩位主任會診。9月12日為了及時搶救又安排了很多重大的檢查。終於在第二次DSA中查到了出血點,由翁永強主任醫師作為我的主刀醫生直接進手術室,真是爭分奪秒,經過5個半小時的手術,成功地切除出血的部分結腸。麻醉科醫生也是技術高超,十分負責。據我所知,李,翁和洪三位醫生從上午11點到晚上8點半都在為了救治我這樣一個非親非故病人的生命而不顧自己的飲食和休息。
  在這裡我還要感謝放射科的醫生們:楊皓、吳勘華醫師在前後2次近3個半小時的檢查中找到了出血點。
  最後我要感謝ICU醫護人員在手術後對我的醫護和治療,謝謝陳貞護士長和吳妮慧等許多護士的精心護理。
  在結束此信以前,我想談談我對國內醫務界和上海華東醫院的看法:在過去幾年裡,我在美國從網上和郵件中看了很多有關中國醫務界的一些負面的報道,所以自己在緊急的情況下第一次被送到華東醫院急診室時,我也是十分無奈,心中充滿恐懼和不安。但受到預檢處護士專業的接待,特別是醫生們的精心診治,使我對國內醫務界尤其是華東醫院的印象大大改變,信心增加。所以第二次又出血時我決定還是到華東醫院急診。到達後沒幾分鐘就發生惡性大出血和休克,不過我還是非常的幸運,從急診室搶救生命到外科手術根除病源,作為一個普通病人(我沒被家人送到特需或外賓門診),我的生命兩次被搶救回來,讓我深深感受到華東醫院醫生護士們不計較個人得失,救死扶傷,全心全意為病人的精神;也使我看到祖國廣大醫務隊伍中光明博愛而有代表性的一面。總之,我以及我的家人和親屬將永遠銘記和深深感激上海華東醫院醫務工作者對我的救命之恩!陸道政  (原標題:看到了祖國醫務隊伍的光明博愛)
創作者介紹

The Story

no55noqsp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