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特約評論員鐵永功
  小官大貪,往往發生在經濟發達或大搞徵地開發的地區。解決的辦法,依然是權力透明和加強監督。要從根本上遏制小官大貪和基層腐敗,還必須真正落實村民自治和民主選舉,把決策權和監督權還給利益攸關的民眾。
  備受關註的“合肥房叔”腐敗案日前經審理基本查清:“房叔”的數十套房產和巨額財產來源被公開,其斂財手法也被曝光。“房叔”等十餘人共套取140餘套安置房,社居委、戶籍民警、拆遷辦竟然結成了聯手“圈”房的“鐵三角”。
  在擁有很多房產的“房氏家族”成員中,“合肥房叔”方廣雲不是行政級別最高,也非涉案金額最巨,但他的斂財軌跡,伴隨著農村城鎮化進程,暴露了基層治理和民主監督的漏洞,提供了“小官大貪”的典型樣本。解剖這個案例,可以得出諸多啟示。
  房價高企之下,房子成了衡量財富的重要標尺,也成了暴露貪腐分子的重要突破口。像陝西“房姐”、鄭州“房妹”,都是因“房”出名,但最終落實的罪名,多是偽造身份證件、違規參與房地產開發等,房子只是他們洗錢或者投資的手段。“合肥房叔”的不同之處,在於他憑藉為自己或他人套取安置房牟利,通過“吃”地皮和房產,成了坐擁幾十套房產的“巨貪”。
  方廣雲的斂財之路,揭示了一些地方甚至是貧困地區,一些基層幹部為什麼可以快速“暴富”。一些城鄉結合地區的城鎮化過程,都伴隨著拆遷安置、土地性質改變、土地拍賣出讓等行為,這原本是城鎮化必經的過程,但如果被違法亂紀者操控,原本應該屬於全體村民的利益,就可能進了少數人的口袋。
  而基層幹部的貪腐過程,也伴隨著治理環境的劣質化和基層權力的失守。方廣雲的“以房生財”的過程,除了自己掌握社居委大權,還打通了拆遷辦、戶籍警等,組成聯手“圈”房的“鐵三角”。這些原本應該分工負責看守群眾利益的機構,卻結成了貪腐聯盟,直接侵蝕公眾利益。
  合肥郊區的一套房子,也許市值並不算大,“房叔”本人從中獲取的利益和賄金也不算最高的,但對當地被徵遷群眾尤其是至今未住進安置房的居民來說,這種行為給他們造成的利益侵害和剝奪感是巨大的,對政府形象和公信力的破壞也是驚人的。所以,民間談到反腐時有個說法,“老虎”太遠,“蒼蠅”撲臉。打“老虎”固然重要,但打擊直接侵害群眾利益的基層腐敗同樣重要。所以,中央提出反腐要“老虎”“蒼蠅”一起打,在反腐巡視中也特別點出一些地區存在的“小官大貪”問題。
  小官大貪,往往發生在經濟發達或大搞徵地開發的地區。
  這些地方存在巨大利益而權力未受到有力制約,這符合腐敗發生的一般規律。解決的辦法,依然是權力透明和加強監督。
  基層幹部與群眾直接接觸,其作為直接影響群眾切身利益,按理說並不缺乏監督者和監督意願。實際上,也是村民不懈的聯名舉報,才最終扳倒了“房老虎”。但是,“合肥房叔”的坐大和長期逍遙法外,與基層民主不健全、村民民主監督權無法行使有很大關係。
  “房叔”雖然倒了,但違規套取的安置房還沒有騰退,應被安置的村民還有人在租房住,這些問題都要儘快得到解決。而要從根本上遏制小官大貪和基層腐敗,還必須真正落實村民自治和民主選舉,把決策權和監督權還給利益攸關的民眾。
  相關報道見09版  (原標題:“房叔”雖倒小官大貪難題未解)
創作者介紹

The Story

no55noqsp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